深邃而广远,智慧而清晰,思想与脚步并力,既是影响也是推动,既是进步心灵的灯盏又是秋寒欲推的门扉。

春光絮语

 

走着走着便偶有失去方向的感觉,风也不是那个风了,蓝色的诱惑也失去了往日的韵味,就像此刻我仰望长天还在回忆昨日的种种,清明时分我的怀念。

我是怀着急迫的心情等待着时间和时间里的想念。清晨6时将昨日准备停当的祭品查了又查,很是害怕丢下一样东西,每一件对我都是重要,那都是我父母需要的。

小时候,母亲总是事先将棉袄、棉裤提前放在褥子底下预热,等我起来穿上时总是很温暖很温暖,吃罢早饭就像个“活兔子”似的连跑再跳地奔向学校。每日每日都是如此,从少年到青年的每个冬天都是母亲用细微的温暖和温柔的目光将我送走。

如今,那些温暖依旧在我的心窝里像一团火。这些永久驻停记忆的温暖会时不时的让我感叹时间的沧桑和无情。也让我不断从失去亲情的回望里无法自拔,隔岸就是父母,就能看到我的双亲。父母合葬的坟是我四年前从老家迁到这里的。老家乡间相同相似的路让我那些年总是找寻不到父母的方向,无论怎样寻找都会让我迷失,跋涉中打给表弟的电话一次次的询问总会让脚步滞留在空旷当中,满目的土地满眼的迷茫,我只能凭借风去感知父母的方向,泪水也总是不争气的在越是急迫的找寻里夺眶而出。一年又一年,我是在不断的找寻里去看我的父母。

如今好了,我将我的父母接到了我不远处,那里青山峦峦,苍松翠滴,伊水潺潺,只要第一缕阳光升起就能看到暖阳,安静而厚实地将我整个心安放停当。

驱车只需20分钟就能让我“轻易”的祭奠我的记忆了。去年我将父母的“庭院”进行了修缮,用红砖将“庭院”垒砌了围墙,我知道父母是喜欢的,因为这才有了“家”的味道。

我将昨日准备的东西一一的对父母说了。暖风从松树间隙吹过撩起我的发际,就像妈妈的手。阳光从松针的狭缝里穿过,远远望去就像一张网,那是时间的网。


评论(2)
©Lonely singer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