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而广远,智慧而清晰,思想与脚步并力,既是影响也是推动,既是进步心灵的灯盏又是秋寒欲推的门扉。

我的岳父

题记:我从没见过岳父发脾气。

岳父是个苦命人,4、5岁时父母就去逝了。直至成年结婚生子,凭借勤劳的双手与岳母迎酷暑送严寒将这个叫“家”的地方随着岁月的轮转而变得愈加温暖。

偶时,会听岳母讲述过去的曾经,岳父母结婚时只有一对木箱子,两床被褥,不足40平方米的房子。岳父是粮库扛粮袋的工人,那时,粮库装卸粮食全部是靠人工完成,每个装满粮食的袋子是180斤,要走过由地面到车皮高度有3、4米的跳板,每扛一个粮袋(大包)能挣7、8分钱的样子。经年累月里,岳父靠着瘦弱的脊梁支撑起这个家,让他的家人尽可能过上“幸福”生活。

我走进岳父家时,岳父已经退休在家,瘦削的黝黑的脸庞总有一抹微笑和慈祥让人想到“老实巴交”。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男人通过努力让自己4个子女上学、就业,并拥有各个美满的家庭。

岳父是一个温霭可亲的人,那些年里,无论逢年过节或是平常的日子里去看望岳父母,岳父总是满脸微笑,满心喜悦地与我喝上几杯,即使岳父不善饮酒,因为他己将儿女们的幸福等同于他自身的幸福。

无论何时,只要和岳父在一起,总能找到和看到琐碎日子里的没挑儿,什么都行,只要儿女们家庭过得好就是最好。如今,在我的回忆里,岳父母曾经住过的地房院子里依旧堆放山一样高,被码的整整齐齐的树根,那是岳父退休后用三轮车从很远的地方将树根运回来又劈成一个个小段儿。

而今,我再也无法与岳父去唠那些家常了,弥留之际的岳父也未留下只言片语,也许,老人家应该是能安心地离开吧,也许,上天再也不想让这个走过苍桑步过雨霜的男人再增加一丝乏累吧,也许,作为儿女们的告慰也能老人安心地走吧,让我的岳父有一处不被打扰暖暖安歇地方。

评论
©Lonely singer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