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而广远,智慧而清晰,思想与脚步并力,既是影响也是推动,既是进步心灵的灯盏又是秋寒欲推的门扉。

丹心如虹

看到一段音乐评论留言:听最嗨的歌,住最贵的医院,坐最好的轮椅,打最奢侈的石膏,躺最好的棺材,选最好的地儿,挖最深的坑,埋最好的土,长最高的坟头草。

生命中的我们从懵懂时就渐渐懂得“好的东西”对我们的影响,那些苍海横流流净了多少我们为之追逐的好以及这份好带给我们的满足与荣耀。胜人一筹的先机与落败的颓废,而这些与我们的多少努力相关?是的,我们始终在努力,如一颗如虹的丹心奔逐在生涯的路上,相同的生命过往与不同的人生际遇就像一段缘木,求开了天与地的窗却敲不开迷宫样的人心。

挥剑向天长啸以外呢,是抽刀断水的悲凉,只有仅有的“可怜”让我们还知道人心的端正与是非曲直的审视,用那颗正义的敢于决...

夜宴

我轻佻地向夜空媚笑,像一支鱼儿对岸草回眸,怎样一个永远?始终在追随一个人的脚步,一直望到那张熟悉的背影消失,于是,沿着街石去回味只能属于自己的美好,像一场星星的宴席。

時间在磋砣我们的梦,去实践去努力,然后把这颗充满热望的心付诸行动,然后,挽着温暖臂弯不愿再舍得离开,让自己梦与他人的梦重叠,也许,那一刻的微笑和静视的专注——无需多言。

那么,用我们的手指去体谅岁月的凉薄好吗?无怨无悔的坚持即是愿意也是绝决的面对,因为我们不想也不愿意去逃脱去赴一场我们生命中的那场——夜宴。

《如果真实可以呈现》

又一个24小时瞬间划过,我还来不及道别就星光满目——又一晨光呈现。

你怎么如此的安静,安静的如这场雪落,连我的想念都奔跑在寒冷之中,你却无法感知它的急迫,我只能像橱灯角落的眼神去渴望无法取暖的希望。

于是,掏出这盒火柴划开一夜夜那些无法入眠的梦,去缤纷一场等候了太久的走近,无痛无扰的生命余年。

还好,我用站在雪中的微笑去温暖夜空,因为我们手中的勇敢与勇气一直温热如初;还好,我怀里的希冀一直振翅远方,那彼岸平静的安美。

又是一个今天的道别,谢谢此时此地守侯,还有又一个新的开始,我己整装待发赴一场邀约,一生的走向。如果真实可以呈现,我愿意是——永远!

《我今天的微笑——你看见了吗?》

又是坚定的出发,戎装像阳光一样闪辉光华,所有属于我们的故事和期许都在等待中安定——那么美好。

还有你的那抹久违的微笑徜徉在想象里似一缕流云无恙。一直用回忆去留恋真挚的语言,一直用火热的心拥抱你滚烫的帮助,还有清晰似夏风的微笑,那么多熟悉的脸庞和一眼就认识的背影让我泪流。

而今,我们迈着相同的脚步,携着一样的心盼迈进新的开始,我用等待在不远的地方等你,只是想问你,我的微笑,你看见了吗?

今晨明秋

阳光就像个暖宝让人慵懒于无限的时间里,一颗颗年初年尾组接成的碎念晶莹地在注视里闪光,不堪的旧事像孤伶的秋叶摇摆着泛黄的今天和明天。

曾沉迷于历史的幻境之中,尘风未落雄魂巍峨,西风烈酒刚好温喉,又一幕壮怀激烈的永别。

断流的河床还留有昨年的脚印,那步履蹒跚曾执杖天涯的天下情怀却因一湾乡愁与苍桑的召唤而仰天泪流。

多少次甫倒爬起的山路与决绝冷肃的面对让我们无数次在梦中拥抱温暖的陪伴,以及每次回眸注视的关怀。

如今,手捧今朝岁末之酒去敬,去敬不曾离弃的相伴,去敬电话那头温暖的回应,去敬回眸即见的真情……那么多纷乱人事中引渡岸畔的援手,馨香弥久的经年人性光辉,以及奋不顾身于家国情怀...

暮色歸途

我試著用手指蘸著冷霜書寫一幅冬天的冷暖,藉此告慰一顆顆舉頭無奈而徒傷的心靈。

站在此時此地的歲月之未,並不溫暖的室溫就像冰手的冬,連帶生命中此消彼長的無奈,那是怎樣的焦灼才能诉说清楚呢?只能让時间一寸寸的移走艰忍的哀伤,去平复潮来涌去的心浪。

好想静静地去看一場花落花开,雁飞东西,好想躺在时间的岸头梦一场往来今生,借助全部力气撕开可以呼吸的黎明,去擁抱没有惊扰的生活。

我们并不缺少生活态度及生活理念,然而,生命却让我们从一次次命运的冲突中无法适从原来的样貌。也曾哭过也曾让乡愁湮没无眠,枕榻的泪痕还在,却无法找寻那抹感同身受的目光,以及冷夜孤月下的倾听。

只是还好,还有并不遥...

冬至己至

我就站在你的面前,又是一年在指间滑走,雪不断地下着,就像说不尽的心语,连同这个夜色也被笼罩的神神秘秘。每天都用想像构念一幅别样的雪景,希望在冬至这天做一神圣的祈祷,用走过来的足迹和努力向下一个春天告白。我就站在你面前,所有的凛冽都让我感受深刻,所有的努力都会结一束微笑,所有牵挂都会氤氲一场午后的花开。我只想就这样守着你,不让你再多走一秒,我害怕流年的无情和指缝透过的眼光,哪怕掌心的雪花融了再来,哪怕你将我冷彻成一崖眺望,我也不愿你离开一步,那些令人惊悚的时光。

然而,身后凌乱的脚印告诉我清晰而不知悔改的走向,那颗走过光华迈过磨折的心。如今,手牵长风越过枝桠穿过黎明,并不遥远的地方...

昨天好轻

踏着北方的轻雪缓缓的,缓缓地走进纱样的雾的房间,那抹轻轻的微笑怎么在心间这样的重,好似坠入渊崖般的呼吼。

又是一个昨天的今天,让我不自觉地回眸那抹窗光辉映下的徘徊,灯火下的脚印是如此清晰将无数个昨天走成今天,还有未知的明天与精神同行,初衷不改,目标不变的今生啊,愿此时此地的守候去温暖一个个辗转反侧的天明,还有一盏盏希望的前行,于是,我愿意,我们愿意去走,走向一个个崭新的昨天。

雪映

走进荒茫的雪夜,我像一支独桨面海,冷冽的风的西伯利亚刮来,被划过的山脊和平原都被雕刻成梦的童话,而我却找寻不到白雪公主的微笑。

只是趋步前行,夜的灯火与笔直的街道被所有的晶莹笼罩,伸出的想念却无法刺穿坚硬的天空,全部变成缤纷的冰晶去装饰守候梦边缘的翘望。

清楚的脚印走在清楚的路上,在不遥远的時间跨越里,我只能让流水的白天与黑夜冲洗希望,也许,我是能看到雪夜背后的春暖花开。

这场不咸不淡的雪夜里,我是创造不出什么新奇的,只是不想让这份守候不至于冻伤,用这个房间的温度度过漫长的今天,因为我还要用明天的开始去换不一样的未来。

一個人的紅塵

黃昏未端的紅色花蕊就像一顆吊墜在胸前搖擺,咫尺間的相聞就像天涯芳菲,所有的追尋如一潭醞釀的秋池,任紛紛擾擾的情懷飛揚。

春秋的色澤鮮艷而純凈,每滴濃墨重彩的意象都是暈開的人生,那些孤守獨崖的花開,那些罕至人跡的鮮綠無論在風中雨中都在闡釋生命的倔犟及這方生命田園不屈的意義。

如今,手捻歲月那點純粹在紅塵中,用滿懷的寧靜點亂一池漣漪,無論是晨時的想往還是午後的靜謐,面對有涯也無涯的時間,卷手捫心叩響鄉愁般的想念。

多少情懷無助於激蕩的歲月之中,多少不眠的追索消彌於失望裏,前世今生的過往像一珠串凝結了霜華舊夢,只聽紅塵一騎劃過豈是前塵。

©Lonely singer
Powered by LOFTER
      1/21